棉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武则天的巾帼首相上官婉儿怎么死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9:12 阅读: 来源:棉胎厂家

她是罪臣孤儿,祖父和父亲都被 杀害。但她效命于这个「教母」般的女皇长达27年。14岁成为武氏「秘书」,19岁时百官奏牍都由她先行过目,并加拟签, 只要在上面批个字就颁行天下,成了除 以外最具权柄的女人。追随武氏25年,她成了事实上的「 」;武氏之后中宗即位,婉儿封昭容,位同宰相、爵同诸王,仍然秉国权衡,参与朝政。她在幕后操纵著整个王朝,直到被李隆基诛杀,甚至可以说她曾用非凡的政治智慧「称量天下」。

她是唐代大文人上官仪的孙女,她和祖父对唐初诗律的形成及发展有很大影响,她用非凡的文学智慧又「称量」了当时的文坛。

李隆基杀了这个非凡的女人后的第二年,便忙不迭地让自己的臣子张说收集 的诗文,辑成二十卷,如此才「安」了这个大唐天子的心。他敬佩这个「曾经的敌人」。

婉儿一生的灵魂与肉体之爱错综复杂,她利用男人对她的爱,用超绝的控制能力控制了那些身居要位的男人,从大唐皇帝中宗李显,到廷臣执事武三思、崔湜等,她总让自己在他们的生活中显得无比重要。

史书和民间传说中都有这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故事,无非是因为婉儿在历史上的地位太独特太突出。她如此出类拔萃,以至于没有同类型的女性形象再度出现。她的才高如云,她在权力场中的纵横捭阖,在危机四伏的宫廷争斗中保持着艰难的「平衡」,她的卑鄙与高贵、张扬和谦退,放浪与真诚共集于一身的极为复杂而多层次的个性,让她如美钻一般,闪烁著多彩的光辉。

文学家张说为 20卷的文集题序说:「敏识聆听,探微镜理,开卷海纳,宛若前闻,摇笔云飞,成同宿构。古者有女史记功书过,复有女尚书决事言阀,昭容(上官婉儿)两朝兼美,一日万机,顾问不遗,应接如意,虽汉称班媛,晋誉左媪,文章之道不殊,辅佐之功则异。」这样的赞美,据我看来是空前绝后的,因为上官婉儿,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刚直肯谏」

上官仪

婉儿的祖父上官仪,这与婉儿初一谋面便永诀泉下的亲人,婉儿的文学天分该是对他的传承。婉儿骨子里存在的某些品质该是来自这个「刚直肯谏」的文臣。

「上官仪,字游韶,陕州陕人。贞观初,擢进士第,召授弘文馆直学士,迁秘书郎。太宗每属文,遣仪视稿,私宴未尝不预。高宗即位,为秘书少监,进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麟德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狱 。仪工诗,其词绮错婉媚,人多效之,谓为上官体。集三十卷,今编诗一卷。」

公元627年,唐太宗贞观元年秋天,上官仪考中进士,时年19岁,成为唐朝宫廷中最年轻的侍臣,担任皇家图书馆校正及教授生徒的直学士。唐太宗写文做诗,上官仪为其修改。宴会群臣,上官仪作陪。他曾参与编修《晋书》,为弘文馆十八学士之一。

高宗李治即位,上官仪升为秘书少监,后又升迁为西台侍郎,官至三品。

相传上官仪在任时,某次随军赴洛阳以东地区考察平息战乱的功绩。打扫战场时,麾下一员小将送来一只七宝紫兰装饰的夜壶,供上官仪使用。上官仪马上召集官兵,掷壶于地,厉声斥责:想想看,如果我们的官员用这样的夜壶撒尿,又该用什么样的器皿吃饭?朝中官员的生活要是如此糜烂,我们的大唐王朝还能兴旺吗?

有一次,上官仪的一个表姐穿一件「贴绣铺翠」的上衣,来到一个盛大的社交场合。上官仪当着众人的面,认真地对表姐说,请把这件衣服送我,今后不要用翠羽这样贵重的东西装饰衣服。这位贵妇因为是朝中宗室的至亲,很不在意:这一点点羽毛能值几个钱?上官仪正色言道:「你穿了这种贵重衣料,皇亲国戚会见样学样,那样长安城中翠羽必然价钱飞涨,商人受利益驱动将大量捕杀翠鸟。作为唐室要员眷属,这个头儿不能带。」表姐心服口服,立即改正。权力游戏牺牲品

公元664年寒冬,当权男人高宗李治和当权女人皇后 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禀性刚烈、敢于直谏的上官仪力主废武后,懦弱的高宗首鼠两端。而当消息「走漏」,武皇后河东狮吼,「李惧内」马上说「这是上官仪叫朕做的」。

上官仪深知自己被卷入一场权力游戏,游戏结局已定,他只能是弃子,高宗的懦弱该是意料中的事情。「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直臣的责任已尽,他遗憾的是再也不能报效国家。

他留恋自己的家,也为诀别刚出生的小孙女上官婉儿而难过。他本想看着她成长为一个才华出众的美少女,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本该无比欢乐。

「宫廷游戏」还在继续,并且向着黑暗的结局行进,许敬宗出场了。他贵为宰相,是武后的宠臣,人格却十分低下。为钱财把女儿远嫁给南蛮夷首领,为了同儿子争美女上书皇帝把儿子许昂流放岭外。上官仪评价他:既然是个人,就该有人品,要求更高一点,该有仙品。但偏有堕落成犬品的,许敬宗就是这种人。

许敬宗要求和上官仪开诗会,上官仪不屑地说:公修史还凑合,写诗不行。许敬宗快气 了,恶狠狠地问:天后的诗,以公之论,如何?上官仪冷冷地说,比公稍好一点。许敬宗自此极为怀恨。

不数日, 指使许敬宗诬告上官仪,说上官仪与被幽禁的已废太子李忠共谋造反。上官仪在李忠还是陈王时曾任过陈王府的咨仪参军,李忠被废为庶人之后,上官仪「想当然」同李忠一样对武皇后心怀不满。上官一族被满门抄斩,不满周岁的婉儿与母亲郑氏被赶进掖庭宫充为宫婢。

临刑前许敬宗还要再放一支「冷箭」。他对上官仪说:上官兄,听说阴司里有好几个诗品很高的等你赴诗宴。我和天后都写不出好诗,没有被邀,真是惭愧。

上官仪坦然面对屠刀,他因刚直名垂千古,他的 改变了婉儿一生。但他无从知晓他的小孙女怎样「权秉国政,称量天下」;怎样效命于家族的仇人,与女皇恩怨纠缠;怎样领袖文坛,影响了唐初诗律。他无从为婉儿的辉煌骄傲,也无从为她的诸多卑鄙羞耻。

他给了婉儿上官家的血脉,但真正造就婉儿的,却是武则天。上官仪泉下有知,悲乎喜乎?

大唐孔子庙碑是陕州故城孔子庙所立石碑,它已被时光消磨得漫漶不清。这很可能是武则天的「政绩」,她曾「次曲阜,幸孔子庙,诏各州县修建孔子庙」。另一块碑乃「大周庄府都督故君墓志之铭」,是武则天称帝时一个将军的墓志铭,此人叫常怀靓,字倩,管理12个州的军事,长安三年十月十五日归葬故里陕州城东信义园。墓志铭上,武则天所造的几个字上面几乎全有。许先生一个个辨认著,指给我看。

罪臣孤儿,婉儿带着「原罪」的意识成长。后来她曾因忤逆武则天而被黥面,有形的「忤旨」烙在她的脸上,无形的「原罪」烙在她的心上,烙印在她不满50岁的生命历程中……

这样讲并无夸张之处。婉儿出生那年家族蒙冤,直至40年后中宗李显即位,才得平反。

婉儿几乎终其一生地生活在武则天的身边,这个「日月当空」(曌)的女人把婉儿映衬得熠熠生辉。从一个罪臣孤儿到称量天下,她的成长得自于天赋,得自于环境,更得自于武则天。

武则天是她的「仇人」,是一个天威难测的统治者,是在她额头上留下毕生羞辱的人,她注定要恨她;武则天又是她的「教母」,她身边唯一值得效仿的高贵的女皇,是她一生富贵荣华和权柄的赐予者,武则天真正懂她的冰雪聪明,她死心塌地爱她。

从道德评判的角度,婉儿并非好女人。正史和野史把她说得诡诈奸猾、作恶多端、私生活糜烂。但是站在婉儿的角度,「生存或是死去,这是应该首先考虑的问题」。罪臣孤儿惊弓之鸟,她只能运用她所有的资本,包括肉体和灵魂全方位地保护自己。巨大的「原罪」阴影给了她可贵的清醒,她的头上永远是高悬的利剑,身后是夹紧的尾巴。她不停用智慧和身体同宫里和朝堂上的男人做着娴熟流畅的交换,同时她又知道这些交换的卑鄙与丧尽天良。她比所有的人都明白什么是道德良知,她更清楚她的道德良知就是隐忍地生存。她忍了家族血仇,忍了生而为奴,忍了脸上的墨迹,忍了被白白耗尽的青春。她自我成就了隐忍中真正的英雄气概。

她的智慧表面凸显强烈的女性特质,她中庸狡黠、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做事融通;她骨子里却有强烈的男儿气概,她杀伐决断、手腕强硬、权秉国政,叱吒风云。

她处理政事、处理情感、处理和男人的关系都有其「教母」的痕迹。她们共同制造了一个新的官僚集团,洞穿了官僚集团的性格,甚至「嘲笑公卿以为笑乐」。武则天从一个14岁的小姑娘奋斗到年逾八十的女皇,一任她不息的灵魂在天命、权力和人性之间苦苦挣扎。婉儿从一个14岁的小姑娘,至近50岁尊贵的昭容娘娘,她的内心挣扎较武氏更加剧烈。

婉儿骨子里又是高贵的,这来自上官仪的血脉。她钟情于往来唱和的千 篇和文人雅士的风月清谈,这是她的救赎之路。后世爱她的人提及她,总是真诚赞叹她的文学成就,对她的「卑鄙」善意地转过脸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十四岁踏入政坛

公元664年至678年,婉儿在掖庭宫狭窄的蓝天下长大。婉儿的母亲郑十三娘是太常少卿郑休远的姐姐,有文学素养,母亲该是她第一个老师。婉儿虽身份为奴,但所有的人包括武氏在内,对上官的冤狱心知肚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婉儿到后宫内文学馆学习,也是很有可能。婉儿她聪明颖悟,「天性韶警,善文章」,应该是内廷文学馆宦官老师的得意门生。

宦官老师讲武后当年总是孜孜不倦地读书,她聪明绝顶,拿文学馆的书作阶梯,最终登上皇后的宝座,宦官老师大讲特讲武则天的伟大、非凡。皇后便成为少年婉儿心中的一道阳光,她梦想能有一天走出掖庭见到她。

她讲给母亲听,郑夫人落下泪来。婉儿不了解身世,把梦想寄托在敌人的身上。她又不愿破碎女儿的梦想,她深知婉儿的成长需要有梦想支撑。她不能让女儿怀恨武后,女儿一旦知情而且怀恨,性命便危在旦夕了。

因为老学士的举荐,14岁的婉儿终于等到武皇后的召见。「武后召见,有所制作,若素构」。于是婉儿走出掖庭走入朝廷,从此跟随了这个伟大、非凡的皇后。

婉儿那样快乐而骄傲,在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应试中,她几乎是超水平发挥。她为皇后起笔行文,草拟诏令,又赋诗数首。婉儿抬起头,从皇后那里看到的,是惊喜而爱怜的目光。婉儿打动了皇后的心。

那年武后50岁,婉儿14岁。以武则天的气度胸襟,她不会容不下一个14岁女孩。更重要的是,她喜欢婉儿,婉儿令她想起自己的当年。射向太子的箭。

婉儿的感情和政治紧紧牵系在了一起。她14岁成为武则天的秘书,几乎是和皇子们一道长大。冰雪聪明的婉儿,被李贤、李显和李旦所爱,但是政治的铁腕捣碎了爱情,青春的挽歌成为婉儿参透人生的代价。以后的岁月,她同武三思、崔湜,同中宗的关系,都不再是纯粹的爱情。她也不再眷恋那堪称真爱的往事。

婉儿第一次背叛爱情,是武后派她去东宫,检查出章怀太子李贤私藏武器。其实武后早已知晓这个消息,她完全可以不通过婉儿清洗东宫,她已枕戈待旦,胜券在握。但是她还是让婉儿去了。婉儿第一次背叛了爱情,从此成为武皇后毕生的心腹。

婉儿替盛怒的武后草拟了置李贤于「死地」的诏书,「太子怀逆,废为庶民,流放巴州」。

李贤走后,婉儿接受了新太子李显的爱。之所以这样,很可能是因为她潜意识中也有强烈的攀附权贵的欲望,或是她在冥冥中预感到「未来」掌握在李显手中。

683年,高宗去世。武后立李显为皇帝,自己仍临朝称制。李显即位时28岁,正是男人的「花样年华」。56岁的武则天被尊为太后。

武则天不能适应那份权柄易手的寂寞与苍凉。两个月以后,她借口李显想将整个天下送给自己的岳父——一个小小的参军,将李显废为庐陵王,幽于别所。

这个决定来得十分突然:某日,武后突然宣布,早朝要在乾元殿的正殿举行,而且她要亲自前来,与满朝文武共商国是。正殿的四周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守卫森严,武后正襟危坐,要婉儿宣读她的旨令。殿前卫士把李显从皇位上拽了下来并五花大绑。李显如梦方醒,对着武后大声喊:「我才是皇帝,你有什么权力废掉朕?」李显绝望的喊叫声一直在乾元殿里回荡。

废黜中宗李显的第二天,相王李旦继位,天下又重回到武后手中。这次权力变更,婉儿再次成为武后的箭,给了爱她的李显沉重的一击。

在这个阶段,婉儿应该从武则天的敌人(包括武则天的儿子们)那里听闻自己的身世。但此时婉儿对武后的敬爱和崇拜弥漫她的身心、深入骨髓又渗透在每一个细胞中。而武则天也早已离不开婉儿,她把婉儿变成射向章怀太子和庐陵王的箭。她说:「婉儿,没有别人能替我把这两个男人赶出皇宫了。」婉儿「黥面」

公元690年,武则天「革唐命」,改国号为「周」,自称「圣神皇帝」,62岁的武后终成女皇。她气宇轩昂地登临了则天门,在万众的欢呼声中开始了她的女皇霸业。

相王李旦生性软弱,他继位后,为自己选择了险境求生的方式。他连续三次奏请将皇位禅让于太后,武则天最终能够以弥勒转世的神话或者谎言,为自己加冕,从此称帝15载。到705年春天她生病时才由李显复辟,为中宗。那年年底武则天与世长辞,官方称她享年81岁,有些人说她实际活了83岁。中宗即位5年后,据说被皇后韦氏所弑,李旦于公元710年复位,是为睿宗。李显与李旦,中宗与睿宗,俱是武则天的儿子,此后唐朝其他15个皇帝全是她的孙辈和后裔。无论史书怎样更改武后头衔,她仍是唐朝的祖先和国母。以一个篡位而颠倒朝代的人物,又在太庙里千秋配享,也太难为了那些史官。

女皇开始她辉煌的帝业,婉儿则开始了实际上的「 」生涯,但她仍是武则天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近侍奴婢。这年女皇62岁,婉儿26岁。和谐甚至美好的君臣关系却因一个失宠的男宠起了波折,婉儿被黥面。

男宠薛怀义被武皇厌弃,薛怀义大失所望,有一天他沿着宫中的一条秘道求见女皇,婉儿不与通报,将这失宠的「床榻上的君王」阻在一扇宫门外,薛怀义一把惊天大火,亲手烧了他为女皇建造的明堂。

武则天大怒,认为是婉儿逼薛怀义放火,结果是「忤旨当诛,后惜其才,止黥而不杀也」。那晦暗而墨黑的黥文,年轻而美丽的婉儿须毕生承受。武则天的这一举动,彻底毁了婉儿的尊严。她带着黥刑的永恒印记开始了以后的生活,那是她一个永远的劫。

后世的人痛惜婉儿,所以有民间传说婉儿在黥刑处用红颜料文刺出梅花形状,一时成为宫中时尚,大家竞相用胭脂画梅倣傚,号为「红梅妆」。另一传说婉儿为此特创一发式,将卷曲的发髻巧妙盖在疤痕上,反而更加妩媚了,号为「上官髻」。我在河南博物院的唐代发式图中,赫然见到这个发型。「神龙革命」

公元695年,武则天称女皇的第五年,她要修周史,重任委派给了侄子武三思,同时又委派上官婉儿参与。婉儿在修史的过程中为武三思提供了无私的帮助,让武三思感激涕零,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很深的感情。

婉儿敏锐地看到了武氏一族的势力正因女皇而迅速发展、势不可挡,她在武三思那里找到了安全感和性的实惠,两人因生存利益、彼此利用而铸成的身体关系,保持了十多年。

女皇对身后事的忧虑,使得她一笔勾销了与李显的恩怨,重立其为太子。在朝堂上,她对狄仁杰说:「还你太子。」老泪纵横的狄仁杰抬起头,果然见到李显。狄仁杰再度跪拜,连连叩首,那是狄仁杰对女皇由衷的感佩。如此戏剧性的相见场面激动人心,青史留存。

此时的婉儿已不知何为感情、何为廉耻,她逢迎所有喜欢她、需要她的男人。她和李旦保持「友情」,又重新恢复了和李显的关系,她运用自己卓越的控制能力(这学自「教母」武则天)成为李显的「患难之友」,她自己也在这种给予中获得了「未来」。

公元705年正月二十二,张柬之、桓彦范等五位朝臣发动「神龙革命」,李显复辟,是为中宗。李显的时代又重新到来,婉儿的「时代」也再度来临。

正月二十七,新皇帝李显率百官浩浩荡荡来到母后退位后徙居的上阳宫探望,为昏睡不醒的母亲加封「则天大圣皇帝」尊号,同时也为了缓解他抢班夺权后沉重的心理负担。

在这次探望中,李显要求婉儿随他返回洛阳。他说他需要婉儿在朝中为他掌管诏命。婉儿说:「奴婢永远爱上皇(武则天),要陪伴她最后一程。」

武则天为政期间,以洛阳为东都,「与民更始」,以后更次曲阜,幸孔子庙,诏各州县修建孔子庙,又同时继续南北朝以来的趋势,大规模而有系统地提倡佛教,崇奉老子,造成「三教归一」的体制,在当时创造了一种新的意识形态。

武则天虽非首创殿试之人,但她经常出面策士,不计门第。她在位时代,「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她操纵经营好几十年,单只人事安排也可见她力量之大、影响之深。

而上官婉儿,从19岁起百官奏牍都由她先行过目,并加拟签,武则天只要在上面批一个字就颁行天下,成为除武则天以外最具权柄的女人。她追随武氏27年,对武氏个人以及武氏国策的影响,也可以设想。称她为女皇的女宰相,绝不过分。

用现代人的观念看,武则天炒作有术。她以「河图洛书」的神秘安排,「万岁通天」等响亮的年号,再加上「齿落复生」等不老的奇迹,炒作自己的「奉天承运」,而她登上帝位,也凭借了弥勒转世的神话或者谎言,为自己加冕。

为了创造这个神话,她伪撰佛典《大云经》,建造许多以弥勒为主佛的洞窟,她的帝号为「慈氏圣神金轮皇帝」,「慈氏」即是弥勒。流风所及,武则天以后的唐朝君王多礼佛。

透过唐代经幢,我们能想见当时佛的兴盛。具体到武则天,与其说她信佛,不如说她善用佛,而她的「教女」婉儿更信赖的可能是她自己。自称「弥勒转世」的武则天死了,上官婉儿则凭借自身的才智,攀升至富贵荣华的顶峰。她40岁成为中宗的昭容,在诸嫔妃中名列第六,爵同诸侯,位如宰相。

她对武则天有着近乎偏执的崇拜,她的融美丽、多情、欲望、政治、阴谋、残忍、杀戮等众多内涵为一体的复杂形象,几乎成为大唐王朝的一个象征,异彩纷呈、参差多态。

她举重若轻,击退太子李重俊的变乱;她彩楼评诗,大设昭文馆学士,引领一代文风;她开皇帝嫔妃宫外居住先例,建豪华私宅;她在生命的尽头爱上崔湜,诗赋唱和的爱情终以悲剧收场。

婉儿在宫廷和朝堂上的权势男女中「如鱼入水,吞吐自如」,赢得他们的「敬重」,朝中文官武将们对武昭容娘娘敬畏有加。他们知道,无论是在朝廷还是在后宫,上官昭容都一手遮天。这个女人总揽著天下大权,指挥着天下的一切。

她是政治女人,她在燃烧的过程中找寻着快乐,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当生命能量已被耗尽,只能去另一个世界寻找另一种存在。

婉儿沉寂的倾诉仿佛是莎士比亚那句名言:忍住痛苦,在这冷酷的世上留存,讲我的故事,其余只是沉寂。我看到,在沉寂中她温柔地闭上眼睛,像要涤去那曾经的伤心和屈辱的尘埃……

公元705年,武皇葬礼后,婉儿被封昭容,重回那个专掌诏命的重要位置。

在婉儿和韦后的帮助下,武三思从几乎被李家王朝彻底摒弃,摇身一变,成为了堂堂李唐王朝的司空,三公之一,名副其实的大唐首相。

武三思迅速升迁使武氏一族蠢蠢欲动。在太平公主又哭又闹的纠缠下,她的丈夫武攸暨也进拜司徒,亦为三公。除太尉之外,三公中便有两席被武家强占了去,而且都是实权岗位。事实上,中宗已被皇室的女人们架空。

婉儿不断向韦后进言提高妇女在社会和政治中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为她韦后未来成为女皇铺平道路。婉儿将韦皇后称霸的野心点燃。婉儿还不断请求提高公主们的地位,这既取悦了韦后,又笼络住诸公主的心。婉儿让安乐公主坚信她是能够继承皇位的,尽管李显还有李重俊、李重茂两位皇子,但他们并非韦后所生,这给韦后所生的安乐公主成为皇太女提供了极大的可能。

婉儿请求提高公主们的地位,同时也讨好了太平公主。同时,她还试图笼络住相王李旦和他五个英姿勃发的儿子。婉儿敏锐地感觉到他们的虎视眈眈。

在婉儿的帮助下,宫里的权势女人各自拉拢了一批朝官并形成了她们自己的势力。她还心怀叵测贬抑排斥太子李重俊,推举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一族,成功地在朝堂制造吁请废黜太子的舆论,年轻的太子再也不能忍受,他要杀了武三思和婉儿。

公元707年7月,李重俊与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等,「矫诏」发羽林军三百余人,当夜便发兵突袭了武三思的王府,砍掉了武三思及其子武崇训的脑袋。李重俊乘胜追击,杀进肃章门,并封锁了所有的宫门。李重俊的飞骑突进肃章门后,他就高声喊叫着索要婉儿,他发誓要把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婉儿正在李显的大殿中与韦后、安乐公主一道陪着圣上博戏,韦后和安乐公主在发抖,李显则一脸绝望。内心已到崩溃边缘的婉儿反倒镇定下来,急中生智:「如此看来,太子是先要我死,然后再依次弑杀皇后和陛下,要让我们同死于他的刀下。」

李显和韦氏大怒,不肯依李重俊的索要交出婉儿。李显带上婉儿和他的妻女们匆匆登上了玄武门,以避兵锋。他首先派右羽林军大将刘景仁速调两千羽林兵士屯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当叛军来到宣武门下,他便依照婉儿的指令,向门下的叛军高声劝降。叛乱的羽林军当场倒戈,并将李多祚、李承况、李千里等李唐宗室们斩于玄武门下,一时间玄武门下血流成河。

重俊兵败被杀,疯狂的韦皇后和安乐公主逼迫圣上敕许,从太庙取来李重俊的首级祭于武三思父子的灵柩之前,后又悬于朝堂示众,直至腐烂,被鸟鹊叼啄,朝野上下,竟无一人敢去为重俊收尸。

此时中宗心灰意冷。他想他一辈子都是韦皇后的傀儡。他初为天子时,就是为她的参军父亲讨天下,结果失了王位流放14年。如今,他再为天子,依然被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摆布。「彩楼评诗」

开一代文风

婉儿「美丽的复杂」表现在她终身钟情于那往来唱和的千 篇及与文人雅士的风月清谈,这是她的救赎之路。她运用自己的影响劝说中宗,大量设置昭文馆学士,广召当朝词学之臣,赐宴游乐,赋诗唱和。上官婉儿每次都作中宗、韦后和安乐公主多人的「枪手」,数首并作,诗句优美,时人大多传诵唱和。对大臣所作之诗,中宗又令上官婉儿进行评定,名列第一者,赏赐金爵,尊贵无比。因此,朝廷内外,吟诗作赋,斐然成风。

昆明池最初是汉武帝为训练水战而开凿的,唐朝时将这池修造得宽大宏壮,池内遍布亭台楼阁。中宗有一次在此大宴群臣时,要求每人献五言排律一首,选最优者谱曲,令上官婉儿监评百官诗作。

中宗命在池边另搭帐殿一座,帐殿间高结彩楼。婉儿登上彩楼,宣布规则:奉诏评诗,只选其中最佳者一篇进呈御览并谱曲,不中选者即发下楼,付还本人。内侍拿过诗来刚念过诗题和开头两句,诗稿便纷纷飘落,只剩沈佺期和宋之问两人的诗稿未有飘落。沈佺期悄悄对宋之问说,我俩一向不分高低,我看就以今日定高下,以后不必再争了,宋点头同意。

隔了好一会儿,楼上又飘下一张,原来是沈佺期的诗,宋之问的诗则被呈给皇帝。婉儿的评价是,二诗文笔相当,但沈诗结句「微臣雕朽质,差睹豫章才」辞气已竭,而宋诗《奉和晦日昆明池应制》结句「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陡然健举,若飞鸟奋翼直上,气势犹在。婉儿的评判让大家心悦诚服。

婉儿的祖父上官仪的诗多应制、奉和即歌功颂德之作,词绮丽婉媚,士大夫纷纷倣傚,称「上官体」,他归纳六朝以来的对仗方法,提出「六对」、「八对」之说,对后世格律诗、联句的形成很有影响。诗作三十多卷,均佚。而婉儿的诗对仗工整,遣词华丽,成为当时文人学习的典范,对唐初诗律有相当影响。

可惜婉儿的诗大多失传,《全 》仅收其诗32首。请看「彩怨诗」:月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欲奏江南调,贪封苏北书。书中无别意,但怅久离居。相传这是婉儿14岁的少作,旷世才女的风华由此可见一斑。出宫居住经营政治

婉儿想出宫,她说服韦后,向中宗提出了一个十分出格的要求,请求皇帝允许那些被宠幸的妃子与公主一样到宫外营建宅第。中宗觉得实在离谱,但他被婉儿和韦后操纵惯了,还是答应了。韦后想的是婉儿出宫会减弱对中宗的控制,婉儿则对中宗说,这样才能够摆脱韦后的监视,更多地和圣上在一起。

婉儿在长安市区群贤坊的东南侧修建了一座异常典雅漂亮的住宅,厅堂中卷帙浩繁,充满了书卷气,那是婉儿梦寐以求的「芬芳」。

婉儿的母亲郑氏被封沛国夫人,与婉儿一道搬出后宫。郑氏至此才相信了当年她怀婉儿时所做的梦:当生贵子,而秉国权衡。

婉儿乔迁新居,皇上皇后双双前来恭贺,自此后这座极尽风雅的宅邸成为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们争相拜访的地方。中宗李显每每带着朝中的公卿大臣们来婉儿的宅邸游宴。他时常带人在婉儿这里吃喝玩乐,吟诗作赋,当然也免不了放纵淫乱。由于中宗常常赐幸,所以又派人扩建婉儿居所,穿池筑巖,修建庭院,穷极雕饰,使婉儿的豪宅俨然成为皇帝在长安市区的「行宫」。

婉儿在这儿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她像太平公主以及别的权势女人一样,开始卖官鬻爵,大肆敛财。许多人奔走于她的门前,并因此求得高官要职。崔湜是其中一位,并赢得了婉儿最后的「爱情」。「天鹅之死」

最后的「爱情」

婉儿在40岁之后,钟情于那个小她6岁而又才华横溢的崔湜,这算是她最后的「爱情」吧。她与崔湜的关系是从诗词歌赋开始的,这让婉儿觉得这爱情很像爱情。现实中的崔湜很卑劣,并以卑鄙作武器,最终「以文翰居要官」。他不知道婉儿对他动了真情后,为此作出过多大的牺牲。

在婉儿的帮助下,崔湜在很短时间里,从中书舍人到兵部侍郎,再拜中书侍郎、检校吏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是相位。不久,崔湜又在主持铨选时,多有违失,被御史李尚隐弹劾,以罪被贬;因上官婉儿的奔走,说动安乐公主使他官复原职。婉儿在临淄王李隆基兵变前夕,在自身难保的生死关头,要求崔湜叛韦氏,反戈一击去投靠李隆基。李隆基兵变成功后,崔湜幸运地保住性命,仅被贬出长安,充任华州刺史。

公元710年五月,许州人燕钦融声色俱厉地奏禀圣上,说皇后淫乱,干预国政;而安乐公主、武延秀夫妇及当朝宰相宗楚客等人亦图谋不轨,企图夺取李显的天下。李显随即召见,当面询问。燕钦融刚走出宫门,便被羽林兵士杀死,中宗惊怒万分。中宗的反应马上引发了韦皇后的下一步行动。公元710年六月初一,中宗暴毙,婉儿马上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婉儿想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搏的时刻,她挥笔草拟了一份中宗李显的遗诏:立温王重茂为太子,韦后知政事,相王参决政务。

立16岁的少年李重茂为太子,天经地义;圣上驾崩,太子年少,由皇后垂帘听政,也在情理。对此真正起到制约作用的是相王的参决政务,这就为李唐皇室的东山再起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这是上官婉儿在当时能够作出的最好决定,她希望能够从这一纸伪造的遗诏中赢得某种继续活下来的可能,以洗脱「韦后党羽」的罪名。

710年六月初二,韦后火速征发五万府兵屯驻京城,各路统领皆为韦姓。六月初三,韦后知会天下中宗晏驾。婉儿宣读她伪拟的中宗遗诏,立温王重茂为皇太子,皇后临朝执政,相王参决政事。六月初四,宰相宗楚客及韦后兄韦温等率众上表,奏请由韦后专决政事,罢相王参政之权,致使婉儿假托之遗诏失效,李唐王朝眼看着大势已去。次日,中宗灵柩迁至太极殿,集百官发丧。少年太子李重茂为殇帝,韦后临朝称制。

李隆基与姑母太平公主以及太平公主的儿子等歃血盟誓,决意兵变,彻底推翻「韦氏王朝」。

公元710年六月二十,在中宗李显暴毙19天后的夜晚,李隆基等人便身着便服,潜入禁苑埋伏。二更时分,全副武装的李隆基横枪跃马,斩杀了掌管皇家军队的所有韦氏党羽,并当众宣告:韦氏毒死先帝,谋危社稷,今夕当共诛诸韦,身高有马鞭长者皆杀之。立相王为帝以安天下。敢有反对者将罪及三族。

一声号令,羽林将士们便欣然从命,宫城的防卫不攻自破,韦后与安乐公主均被杀。临淄王此次政变要杀的第三个人,就是上官婉儿,临淄王的亲信刘幽求奉命诛杀她。

婉儿在杀声震天之中,化妆更衣,命令宫女排列整齐,静静地秉烛迎接刘幽求。这个场景令刘幽求十分吃惊,婉儿从容地出示先帝驾崩时假托的遗诏,申明自己的立场,刘幽求则称临淄王已下了必杀令。

婉儿听此消息,平静迎接了死亡,结束了她丰富、鲜明、坎坷的一生。

奥特曼系列ol九游版

战无不胜手游

守护小精灵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