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果壳C轮2000万美元融资背后从MOOC开始离钱更近一些

发布时间:2020-03-10 11:19:50 阅读: 来源:棉胎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虎嗅注:在接受采访要求以后,他发来一长串文字来为虎嗅君精确定位,末了嘱咐道:可以用大众点评搜索果壳网。这是虎嗅君接触过若干鹰派科普网友以后,首次与幽默的果壳人交换,他叫姬十三,他创办的这家与知乎、豆瓣齐名的,名为果壳网的气质公司,在22日宣布拿到来自好未来(1500万美元)、IDG等其他机构(500万美元)共2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由于采访正逢饭点,因而在姬十三的善意约请下,顺便蹭了一顿果壳的工作餐这是一场虎嗅式饭见CEO。

自称商业意识曾较弱的姬十三终究想明白了作为一个科技网站的终究去向,果壳一直在做离钱特别远的事情,今天最少离钱近了一些。

这家曾被外界认为是具有科学青年范儿的网站,对自己的未来到底有多少奇思妙想?

MOOC学院:一部实验品的成长史

MOOC学院于2013年7月上线,其前身不过是果壳网一个名为MOOC自习室的小组,由于成长最快,成员最活跃,果壳就单独为用户做了一个社区产品。正是这个实验性的产品,改变了果壳未来的命运。

经过挚信资本两轮投资支持,果壳在2013年迎来了IDG的B轮投资,这成为果壳商业化之路上的转捩点他们开始把融到的钱投到MOOC学院这个业务板块,同时把线下活动万有青年烩做成了半UGC模式:果壳冠名,各个大学社团承办。跟他们保持联系,对推行MOOC很有益。这个新模式在姬十三看来简直一举两得。看起来收获还不错,在15个月时间里,注册用户到达80万,月活为100万左右,这其中,70%的用户平移自果壳网。为了服务这些用户,姬十三将超过四分之一的果壳员工都投入了MOOC业务,很快迎来了C轮投资。

不过有趣的是,投资方好未来最初对果壳的MOOC业务其实不知晓,只是看重的是他们大量的理工科用户,试图将之与自己的K12业务对接。MOOC学院的存在,加速了双方谈拢速度。果壳网用户集中与18-25岁之间,这也是令果壳的MOOC学院融资并成为明星产品的另一个重要缘由。

在主打K12教育的好未来看来,继投资宝宝树、Minerva等上下游学习机构以后,对果壳的青睐顺理成章:此举终究合成了一条完全且合乎逻辑的线上教育生态链。而果壳则希望避开清华(学堂在线)、上海交大(好大学在线)和网易(云课堂)等主打国内大学MOOC的业务锋铓,专心做国外MOOC的入口。我们主打国际教育。姬十三告知虎嗅君,国外线上教育比中国高了不止一级,这对用户有极大吸引力。

不过MOOC平台发展虽然迅速,目前却无人盈利,这大概也是果壳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之一:国内对MOOC的接受程度和普及水平是不是足以快速发展以撑得起它的世界。姬十三也对此有心理准备:全部教育被互联网改变,我觉得是毫无疑问的,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趋势上没有问题,不过谁熬的时间更长,等到市场开花结果。

果壳式萌发和创新

果壳算是一直在科普市场的第一线在做的一个团队,到今天为止也难证明就是可行的模式。

2014年果壳营收为2000万元,但真正实现盈亏平衡的依然是果壳网本身,姬十三算了一笔账,果壳是家很省钱的公司。他说,我们几近没花过钱做甚么推行。

也正由于此,果壳与豆瓣、知乎一样常被外界目为慢公司。不过,作为最原初、最核心的气质居留地,果壳网本身成为创新产品萌生和生长的地方:他们成立了一个创新的盒子,所有奇思妙想都在其中孵化。5位创始人高层来构成了评审委员会成员,对创新的想法进行审核:哪些可以准入,哪些需要退出。从文字、音视频、移动运用产品到互联网教育,都有所尝试,包括MOOC学院、知性、研究生、十五言和科学bangbangbang等一系列实验室产品都由此产生。

除互联网这类新兴模式外,果壳也涉足传统媒体,它早就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出版品牌,与后来的果壳网在业务上不断拓展一样,果壳浏览也在今年拓展了除趣味科普之外的内容,包括《变形金刚》漫画与漫威的版权图书。

不断催生新的、好玩的业务,也对人事、机制的调剂有相当大的考验。从简单的NGO到C轮融资,果壳全职员工已发展到110人,其中与果壳网直接相干(编辑、运营、商务等,也包括做科学bangbangbang的团队)的职员有50人左右;剩下的团队中,大约有30多人跟教育学习相干,20人在实验性项目里,其余为支持性团队。实验性的团队也有退出机制。我们不会让很多项目并行展开,而是保障了一套灵活的协作机制。姬十三解释道。

小蛋空气净化器:不做没有掌控的事情

(智能硬件)这个事情,我没有去做我够不着的事情固然也不能说他人就够不着,他看起来难度要大一点,我的难度要小一些,这可能是心态上很大的不同。

智能空气净化器在今年遭到如此高的关注度,使人始料未及。巴慕达、小米和小蛋都成为当下科技圈没法不触及话题。

蘑菇一样纷纭露头并把单价腰斩再腰斩的超低价的空气净化器,本身不能带来丰富利润,小蛋每台的利润只有一百多块钱。姬10 3告知虎嗅君,若将运营推行和物流成本计算在内,则是亏本的。所有人都抱着圈用户-占份额-延伸服务的美好逻辑入场,空气净化器产业是不是会重演智能手 机的血海场景,仿佛已不是未知数。至于未来,果壳仿佛其实不满足于只推一款产品。我们还是想做高端品牌。姬十三补充说,明年我们再推一款低端机。

小蛋并不是一项拍脑袋想出来的计划,相比MOOC,它离钱更近些,发展轨迹也更加有章可循:小蛋发布前三年,果壳已投资了一家航天技术公司,后来与位于成都的趣玩在深圳成立了合资公司,在北京的果壳负责市场品牌和用户等方面的工作,作为小蛋的战略投资方的京东,则为它提供品牌推行和众筹平台。

智能硬件明显更能令姬十三兴奋,他舞足蹈地跟虎嗅君谈起了谈CADR值,谈激光传感器乃至滤网面积,乃至在话别以后,他还忍不住在微信里给虎嗅君科普了一大堆概念

不再慢的果壳

前两个月,我给朋友拿出当年的天使轮的商业计划书,我说这个太幼稚了

没有一个公司真正想慢,慢或看起来慢是由于你找不着北,找不到方向。姬十三不认同 慢这个概念,我们其实在找方向这个事情上,一直没有慢,果壳试过很多想法,试过很多可能性,但我今天可能看起来这个(弯路)略微更直了一点,我觉得可能会看起来快一点。

商业化道路变得稍稍坦荡的最大征象是,他们将果壳网本身做成了创新的一个大本营,每项有潜力的产品,都会引来外部资本追逐。

对这样的追逐,姬十三如今也不排挤。发起NGO组织科学松鼠会的他,对曾经略不靠谱的理想主义毫不讳言,固然也是由于那时候营收还可以还有融资,其实不缺钱。对钱的态度,就是你把钱给我,我就把事情做起来。姬十三当时的商业逻辑很简单,前两年是在交学费。直到B轮融资过后,他开始认真斟酌商业化的问题,毕竟,个人理想或公司理想的实现都不算甚么,个人理想和公司理想都能实现那才叫牛逼。之前比较排挤商业的姬十三,如今没那末反感了。

我觉得我最大的变化,还是我愿意更多了解商业规律和学习规律,我乃至也从排挤到渐渐接受,乃至说愿意把自己往一个商人靠,固然我更愿意企业家这个词更好,创业者这个词更好。

不过果壳的气质和社区氛围,使得这一切变化在一些用户看来是如此不可思议。很难想象有一个网站打了广告,做了一些商业行动,当开始卖商业空气净化器的时候会有很多人跳出来,你不能卖。姬十三感叹道,都是为气质所累了。

不惟它的用户,即便是果壳内部,也曾为一些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无数次地纠结过。姬十三跟虎嗅君回想说,初期创业时,面试了一个很不错的哥们儿,甚么都谈好了,结果临走时要给在坐的人看手相结局各位大概也就猜到了。直到果壳开始做MOOC的时候,果壳内部还由于1门《中医赏析》的课程是不是需要上架而争辩了半年。

鲜明的价值观偏向成为这群果壳人的最显著风格,但姬十三其实不喜欢贴标签的行动,科学青年文艺气质之类的帽子,他一概敬谢不敏。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果壳和团队的话他思索片刻,吐出两个字,求真。

休谟那句科学告知我们的是什么,但不能告知我们应当做甚么,或应当成为什么的断言,仍适用于这个正经历二次启蒙的国度。也正由于此,姬十三和他的团队在MOOC平台上,采取更加开放的心态,而让果壳网本身保存了求真这个具有强烈价值取向的本质。

这和初心有关。姬十三强调,我要做科学传播,我要传递科学共同体的声音和价值观。

成都到沧州物流

成都到昌吉物流

成都到那曲物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