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滴滴收购Uber中国两位关键先生狂飙各自传奇《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1:25:41 阅读: 来源:棉胎厂家

­  当局者(上)

­  1逆袭者程维

­  “一个人能在两年内驾驭成长几百倍是很少见的”

­  在宣布滴滴收购Uber中国当天的16点03分,滴滴创始人程维在朋友圈向各位股东发了一条简短的信息:公司管理层及董事会决定,将收购Uber中国品牌、业务全部资产。滴滴努力继续创造惊喜!消息发布后,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和高瓴资本的张磊都用最简短的祝贺表情予以回复。显然在股东眼中,这场合并势在必行,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对外宣布。

­  自喻为“桥段丰富的韩剧”

­  “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1983年出生的程维带领团队已整整厮杀了4年。他把自己的创业形容成“桥段丰富的韩剧”。

­  他的经历可以成为当代最为励志的故事:毕业卖保险,足疗店打工,闯进阿里,一路开挂。10万创业,身家过亿,PK掉了30多家竞争对手,入选福布斯40岁以下影响力人物。眼下,他加入优步全球董事会,成为首位在美国顶级科技公司担任董事的中国人。业界观察家认为,这是连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们都未曾达到的成就。

­  “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作为滴滴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见证了程维一路而来的战斗实力。程维的团队在过去4年里PK掉了30多家竞争对手,摇摇招车、百米、嘟嘟、打车小秘、大黄蜂……现在,滴滴成了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

­  一堆大佬站在他背后

­  2013年4月,滴滴打车接受了腾讯的B轮投资,而快的也接受了阿里的投资。2014年初,万众瞩目的补贴大战随即爆发。直到2014年5月17日,滴滴和快的双方同时宣布停止补贴,虽然花费惊人,但用户已经越来越离不开打车软件。

­  程维和滴滴的气质也吸引了柳青的注意。2014年7月,柳青加入滴滴,与程维形成了绝佳的互补组合,一个在资本市场上有人脉有高度,一个非常懂市场接地气。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结束了一年多的竞争,正式合并。合并后的滴滴快的已经是出行市场当之无愧的独角兽,背靠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大巨头,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但Uber的猛攻令这支队伍明白远未到庆祝胜利的时候。

­  2015年7月,程维在寻求新一轮的融资。他曾拜访过Uber美国总部,想象征性地得到他们的融资。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提出的要求是“接受Uber占股40%的投资,否则将被Uber打败”。好战的程维选择继续开战。

­  直到今年5月,苹果投资滴滴10亿美元,这让Uber害怕了。“苹果对滴滴的投资加大了优步中国的融资难度,”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表示。投资公司Jackdaw Research的分析师简·道森表示,“苹果和Uber在其他市场一直是合作伙伴,如果苹果站在滴滴这一边,这说明Uber在中国的前景不妙。”

­  成长速度惊人的CEO

­  显然,吞下Uber中国并非滴滴的终点,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只是程维传奇经历中的一个结点。

­  滴滴早期天使投资人王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做天使投资就像放风筝,你曾经紧紧攥着手中的线,渐渐风筝越飞越高,让你越来越看不懂。这是好事,如果它一直在你眼前,甚至就在脚底下,反而是失败,说明公司没做大,CEO成长得太慢。”

­  在朱啸虎的眼中,程维这些年的变化太快了。“他能跟着这个公司一起成长,见了很多大风大浪。这在创业者中确实很少见的。有很多创业者能力也很强,一年能成长两三倍,就已经算是做得不错了,一个人能在两年内驾驭成长几百倍是很少见的。”

­  2颠覆者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  甩掉一年20亿美元亏损后,Uber可以更轻装地冲刺IPO了

­  在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的那天,情怀和眼泪洒满了Uber中国员工的朋友圈。与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骄傲地宣布“合并后,我们拥有滴滴20%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的骄傲不同,Uber员工的骄傲,可能来自那些无处安放的情怀。

­  一次更加骄傲的选择

­  “生而骄傲、冠军意识、热血沸腾”这些词的背后是一群Uber年轻人撑起的人生。虽然面对被收购的命运,Uber员工的心情写照是:“一群铁打的人在一个潮湿的夜里被伤了心”,他们中的很多人直到今天仍然认为滴滴“满身匪气、野蛮生长”,可他们其实或许忘了,Uber的文化源泉难道不是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创造出来的吗?骄傲其实一直是Uber天生的基因,收购是商业社会的商业手段,也正是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为了Uber全球轻装上阵、更加骄傲的一次选择。

­  在美国、在英国,在世界各地,Uber一出生就是以颠覆者的身份昭告天下的。因为对既有体系的破坏,Uber不断受到质疑,甚至遭到禁止。在美国本土的迈阿密、奥兰多、奥斯汀和弗吉尼亚等,法律禁止Uber这样的服务,在德国、泰国、韩国、西班牙等国家,Uber遭到全面或者部分封杀。但它还是凭借产品独特的魅力让用户投票。

­  它的产品逻辑简单直接:用户点击一下自己的智能手机,便能在最短时间内叫到一辆车。它们敢于颠覆出租车行业,却又明白在不同的市场和地区必须要学会适应当地规则,才能活的长久。它们善于口碑营销,一键呼叫萌宠、冰激凌专车、Uber打船等新鲜有趣的营销活动让人印象深刻又会心一笑。它们的商业模式已经成为所有服务本地消费者的初创公司的楷模。

­  “不能一直补贴下去”

­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接受《财经》杂志访问时曾说:“滴滴的存在,让我每晚少睡两小时,思考如何同它竞争的问题。”他十分明白,当Uber在中国的规模越来越大,补贴就很难持续……“我们不能一直补贴下去,最终需要盈利。”

­  “通常一周总有那么几次我会因为某个事情变得激动,甚至大吼,如果事情不顺利,会非常沮丧,一周有那么两三次我会需要因为情绪激动而对别人道歉。随着你成为一家更大的公司的CEO,这种情绪失控的时刻必须越少越好,否则会影响大家的创造力。”

­  或许正因为如此,在决定放弃Uber中国团队的独立性时,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没有和一些Uber中国员工一样“情绪失控”,因为他知道,随着融资的不断展开,Uber与滴滴出行不断出现相同的投资人,包括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投资公司高瓴资本集团、对冲基金老虎环球和保险公司中国人寿。这似乎让一种新的战略成为可能,即停止烧钱竞争,双方合并。也正因为如此,在甩掉一年亏损20亿美元的中国市场的包袱后, Uber全球或许可以更快速、更轻装地冲刺IPO了。

­  本版撰文

­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精灵战歌手机版

封神召唤师手机版

心动女友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