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镇化趋势与商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05 阅读: 来源:棉胎厂家

城镇化:趋势与商机

果要评选本年度最热话题,“城镇化”一定是其中之一。

作为中国新领导层上任后的重要战略,城镇化被反复讨论。而新型城镇化要往何处去,是政府、企业家和百姓都关心的议题。

在此背景下,2013第十届浙商(投融资)大会选择了以此作为“开门第一炮”—6月14日上午,作为大会首场论坛的“2013新型城镇化投资与发展论坛”在杭州洲际酒店隆重召开。

这次论坛以“资本助力,产城融合”为主题,着力关注与探讨了政商互动促进新型城市化、城镇化的飞跃发展,企业如何抓住机遇在新型城市化、城镇化投资中找到机会,各大开发区、产业集聚区如何把产城融合推向新的高度。

会上,浙江省商务厅副厅长、浙商发展研究院高级顾问胡潍康作了致辞,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晓山和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院长、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勇分别作了主题演讲。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亭作为主持人,与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卫龙宝、浙江佳源房地产集团董事长沈玉兴、浙江南大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陈建华、浙江金恒德国际物流集团董事长周金法、中商控股集团(杭州)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民共同参与了对话环节。

论坛除了掀起一轮头脑风暴之外,还对浙江、浙商在新型城市化、城镇化建设方面的成绩进行盘点。《浙商》杂志在浙江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等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在论坛上隆重发布了“2013浙商新型城镇化建设领军人物”、“2013浙江新型城镇化(产城融合)示范区”、“2013浙商最具投资价值新型城镇”三大榜单。

论坛另一大盛事是“浙商新型城镇化建设联盟”启动。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亭被聘为联盟主席,万马集团董事长张德生、浙江佳源房地产集团董事长沈玉兴、浙江金恒德国际物流集团董事长周金法被聘为联盟执行主席。“2013浙商新型城镇化建设领军人物”均为该联盟的发起人。

观点

新型城镇化的关键在改革

促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与发展现代农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一车的两轮、一鸟之两翼,不可偏废。农村土地问题是这两部分的利益交汇点。

城镇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要围绕提高城镇化质量,因势利导、趋利避害,积极引导城镇化健康发展。要构建科学合理的城市格局,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城市群要科学布局,与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布局紧密衔接,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要把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作为重要任务抓实抓好。

我认为,城镇化首先是产业的发展,要发展有效益、有需求,有利于环境保护的可持续的产业,这样的产业才能为进城的农民创造有保障的就业机会。最终,产业能发展,经济能增长,税收能增加,农民工能有收入。有了产业、人口的集聚和消费能力,也为吸引社会资本发展当地的第三产业创造了条件,三产的发展又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更多的就业。这样的城市就有生命力,就是科学的发展。

如何做到城镇化的科学规划、科学布局?答案是:从计划到规划—从政府配置资源到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对那些产能过剩、污染环境、低技术含量的企业,必须严格把关审批。但哪些企业能发展,由市场来决定,政府的职能是创造有利于生产要素集聚和企业发展的政策环境。

新型城镇化的推进过程受到很多因素制约。

首先,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利益格局失衡。过去讲“财权与事权相匹配”,现在的标准提法是要完善“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财政体制。一字之差说明什么?反映了利益分配思路、格局与关系的变化。

地方政府自身的因素也十分重要。目前,与传统发展模式相对应的政府职能的定位还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地方政府公司主义”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

我认为,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必须深化改革。原来的土地财政不可持续。要把深化改革作为协调各种利益关系、应对复杂局面的综合性、全局性举措,以改革破难题。

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财政体制改革,协调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关系,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

必须把深化农村改革和深化宏观经济体制的改革相结合,尤其是着力于中央和省一级的行政管理机构的改革和县级综合配套改革,更自觉地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协调“条条”与“块块”的关系、中央与地方以及地方的上级层次与基层之间的利益关系,同时使政府资金的投放更为制度化、规范化和透明化,建立一个更为公平的国民收入再分配体系。

调整既得利益格局,建立规范的横向和纵向财政转移支付体系,财政的“重心”要适当下移,要显著增强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的财政能力;同时,要建立对权力的有效监督制衡机制;也要协调地方政府与农民之间的利益关系,让农民分享土地的增值收益。

改革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来自顶层的启动和基层的创新,上下联动来推动和实施。顶层设计的最终成功需要民众的推动、支持和参与。

浙江应从“县域经济”向“都市区经济”转型

过去,县域经济为浙江经济起飞作出了巨大的历史性贡献,在浙江经济总量中三分天下有其二。但随着浙江发展进入新阶段,县域经济的先天局限性逐步显现:县域经济的资源整合能力有限,资源浪费比较严重,资源共享性较差。

浙江经济发展至今,需要进一步提升区域经济的竞争力,必须突破“县域经济”的小格局,拓展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都市区经济”大布局,以更大的空间尺度来整合优化配置资源。也就是说,浙江需要当机立断,做出从“县域经济”向“都市区经济”转型的重大战略决策。

而从“县域经济”向“都市区经济”转型,不只是经济地理空间的简单拓展,更涉及到区域内空间布局、城乡结构、交通网络、要素流动、产业链接、管理方法等一系列的转型升级。

首先,需以都市区形态组织优化国土空间布局。

从国际经验看,都市区可大可小,其范围不受行政区划的局限,主要取决于中心城市的辐射范围;从浙江情况看,围绕杭州、宁波、温州和金华—义乌等中心城市构建都市区已基本形成共识,在这四大都市区外,仍然存在范围规模相对较小的都市区,比如台州都市区、绍兴都市区、嘉兴都市区等。这些规模较小的都市区,其一定范围有可能被规模较大的都市区所覆盖。

以都市区形态组织优化国土空间布局,可以施展的舞台相对较大,产业和人口可以在整个都市区范围内得到合理配置。

其次,需要进一步提升中心城市的集聚辐射能力。发展都市区经济,中心城市是龙头。但目前浙江的中心城市功能总体偏弱,因此,首要任务是提升中心城市功能,第二任务要消除行政区划壁垒,使中心城市的辐射影响力能比较顺畅地向周边区域渗透扩散。

第三,需要加快构建便捷交通网络。构建便捷交通网络是发展都市区经济的前提条件,解决了都市区交通网络的覆盖面不够广、时速不够快和中心城市内部多种运输方式之间的衔接还不够紧等问题。

第四,需要着力强化产业分工合作。要在中心城市与周边区域之间形成产业链的垂直分工。按照“研发在中心城市、制造在周边区域,孵化在中心城市、转化在周边区域”的分工大思路,在中心城市逐步形成以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在周边区域逐步建成一批工业强县、工业强镇和工业强区;要在周边区域之间逐步形成主导产业各具特色的横向分工。周边区域的各县、各镇以及各类开发区,应当坚持错位发展,培育各自的主导产业。

第五,要合理配置公共服务资源。中心城市的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水平要足以形成对周边区域强大的辐射影响力,成为都市区吸引高端人才、打造宜居环境的“强磁场”;周边城镇也要满足居住人口基本的公共服务需求,加之与中心城市便捷的交通联系、拥有中心城市无法比拟的生态环境,才能给当地居民一个优于中心城市的宜居环境;同时,探索建立都市区内公共服务资源的共享机制,有效实现中心城市公共服务资源的“功能延伸”。

那么,如何推动转型?这需要一个认识深化和实践探索过程。首先,试点先行。试点区域类型最好能够体现多样性,试点工作可以分层次展开;其次,规划先导。对于全省都市区发展总体规划、跨市级行政区划的都市区区域规划以及相关重点专项规划,应由省级政府牵头组织编制并发布实施;第三,改革先为。一是探索都市区的行政管理体制创新,二是探索都市区统一市场体系创新,三是探索都市区内投融资体制创新。

政府要制定符合规律的政策

城市化建设谁是投资主角?是民资。在建设过程中,政府应当按民众的需求办事,要尊重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硬要和规律作对,到最后必定会碰壁,还是要绕回来。客观规律不可违,政府要制定符合规律的政策。

我们原来只承认工业化,以为仅搞工业化就可以进入到现代化,结果搞了二三十年,经济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所以还得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三化”归一,最后走向现代化。

城市化建设中的产业建设离不开人才,而产业下乡并不仅仅只指制造业,更是指现代农业和现代服务业。

城镇化是让产业要素集聚

城镇化是什么?就是让产业要素在空间上更好地集聚。中国的新型城镇化一定要让更多的民间投资进入,否则“新型”就没有意义。过去的城镇化强调政府投资,所以滞后于工业化,但是按照城镇化自身的演进来说,通常是会超过工业化水平一点的。

搞房地产的人希望通过推进城镇化来推高房地产热度,尤其是希望金融部门、土地管理部门能够给房地产一定的支持,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要说房地产因为城镇化又可以变得火热,我不赞成,因为房地产这件事情热与不热是相对的。政府既然要调控房地产,就不会让房地产再热。

人才和产业都应该下乡

人才下乡还是产业下乡?我认为新型城镇化两者都要下乡,人是基本,产业是基础。此外,我认为中国房地产市场一直以来非常火爆,所以不存在再度火爆的问题。但是新型城镇化的发展对房地产一定有很多影响,并且是长远的影响。

城镇化需要民资参与

当前新型城镇化的推进涉及到土地改革、户籍改革、公共服务配套等,这些事项的推进难度相当之大,不仅仅是资金投入的问题,所以一定要让政府做好规划。但是,民企资本可以先参与进去。

我们企业在乡镇主要做服务业、商业零售,我明显感受到,过去在一线、二线城市的白热化竞争,现在在乡镇还没有出现,所以这个时候进去还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也希望浙商全国理事会在今后的民资参与城镇化进程当中把平台搭建好,让更多的浙江民营企业家参与其中。

城镇化应该在政府主导下错位发展

未来的中国城镇化,应该是政府主导之下的错位发展,政府应该做好顶层设计。具体来说,就是政府要加强大城市、小城市和卫星城镇的错位规划,不能让所有的资源全部集中在大城市,而要让那些习惯在城市消费的人群往城乡、郊区转移,从而得到一种有效分离,把城市的空间腾出来,进行更好的发展。

政府和民资应分工合作

城市化、城镇化建设应该以政府主导还是以民资主导?我认为一些大的事情,比如促进就业问题、拆迁问题,必须由政府来主导;而公益性事业,比如公园、医院,应该让政府来主导,但要允许民营资本进入;除此之外的事情,比如房地产建设,则应该由民资来主导。

人才下乡还是产业下乡?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有产业下乡,农民进城才有活干;没有产业的地方,农民进去也没有饭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