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三钗主演倪妮谦虚受访袒露初次经历娱乐体育娱乐八卦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34:22 阅读: 来源:棉胎厂家

《十三钗》主演倪妮谦虚受访袒露初次经历 娱乐体育 - 娱乐八卦 - 资讯生活

做回倪妮,她最想做的事还是回南京和家人看《金陵十三钗》

倪妮一穿上旗袍就“玉墨”上身风情万种,这有赖于拍电影前的集训

?

“饥饿营销”是出品人张伟平为《金陵十三钗》制定的营销策略,于是乎,女主角“玉墨”的扮演者倪妮,直至12月11日北京首映礼才正式面对全国媒体。被吊胃口很久的记者们连着几天,对这位最神秘“谋女郎”展开车轮式采访,颇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

13日下午,倪妮与记者进行一对一专访,首次袒露“浮出水面”的紧张心情,谈及目前的各方关注,她说已经准备好面对外界审视的眼光,但不觉得自己“红了”;关于未来,倪妮坦言尚无详细计划,只是会记住张艺谋的意见:做个好演员。

[现在倪妮]

第一次万众瞩目:“谋女郎”不代表自己达到了高度

据说,张伟平为《十三钗》制定的特别营销方案里,有两大原则:饥饿营销和后置营销,重头戏是11日开始的为期45天不间断宣传,为此好莱坞大牌贝尔也显示超高配合度地赴京宣传,5天行程里参加了4场重大活动以及多场媒体采访,向来精力过人的张艺谋也是有活动必到,以倪妮为首的十三钗们自然不能懈怠,几天里倪妮和其他女演员都是大早起床,然后“跑场子”到深夜。今天下午,影片正式上映,她又和张艺谋,佟大为等人连赶两场网络宣传活动。

当初入组时,基于保密协议再加上泄密事件有人被离组,倪妮和她的姐妹们都保持着警惕,躲着亲戚朋友,生怕被问到电影的事情,而现在随着影片公映,她们终于可以大谈特谈。

问她有没有觉得变身“谋女郎”有一夕成名的感觉,倪妮说这个称号只是对导演的尊重,说到激动处她甚至眼眶泛红似乎想哭。“我不觉得自己红了,‘谋女郎’是对导演的尊重和肯定,不代表我这样的新人达到了高度。我需要提高的东西太多,也希望观众更宽容一点,我当然会非常努力去达到观众的期待。”

尚未能“见人”的时候,已有媒体挖出倪妮基本情况,她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07级播音系学生,还加上了大学老师、同学的佐证。可以想象,今后将面对更多的目光和注视,从以前的路人变身娱乐圈名人,倪妮准备好迎接外界各种评价了吗?对此,她表示:“之前已经想过这件事,我觉得作为公众人物,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也想过怎么样去平衡心态。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只要做好该做的事情,顺着内心去走,就不会有太大压力。”

第一次上台表演:怕说错词怕高跟鞋出状况

12月6日晚,《十三钗》在洛杉矶举行北美点映活动,在张艺谋、贝尔两位大牌身边,一身便装的倪妮只是一朵绿叶,11日的北京政协礼堂才是她和“玉墨”正式演出的舞台。

按照当天安排,影片放映完毕后,身着戏服的“十三钗”在“玉墨”的带领下款款走上舞台,回想起那一刻,倪妮说:“上台前真的超紧张,怕说错词,平时也不习惯穿高跟鞋,害怕台上走的时候,会抖、站不稳。不过我们是放完电影才上场,在后台听到掌声很大,顿时心里很定,真正要上场时,突然没有了想象中的慌张。而且观众要看的不是你‘倪妮’,而是‘玉墨’,我告诉自己只要展现好人物,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

“玉墨”首秀当天还有小花絮,贝尔现身后,倪妮收到通知要担任对方舞台上的翻译,虽然只是简单几个问答,贝尔也夸她英文水平提高很快,但明显听得出没有电影里说英文对白的流利和顺畅。对此倪妮很急于解释:“那个安排真的是上场临时加的,我事前根本不知道,虽然有写好的稿子,但我特别紧张,贝尔属于临场发挥型,绝对不会按稿来的,我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临场发挥了。(是不是感觉平时用英语交流比那天情况好?)肯定的。”

倪妮透露,自己这么重视英语,跟在外企工作的阿姨有很大的关系。“我从小就学英语,跟我姨关系挺大的,她一直在外企工作,特别独立自信,我一直视她为榜样。拍戏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进外企工作。(那以后还有可能去外企吗?)《十三钗》之后我想当演员。导演也跟我说过,他希望我能继续演戏。”

至于演艺之路如何规划,倪妮说当前最重要是替《十三钗》好好宣传,还没有时间去想。据悉她和张逗逗(红菱扮演者)、韩熙庭(怡春扮演者)已经和新画面签下经纪约。

第一次面对媒体:被问床戏不意外,只求不犯原则错误

最神秘谋女郎首秀,媒体都铆足了劲要好好问个究竟,倪妮当然清楚将面临“拷问”的局面,她也早就作好了一些准备:“我当然会设想一些可能有的问题,因为紧张嘛。比如肯定会被问到的,跟贝尔合作还有跟导演合作的感想,以及怎么选上的问题,这些都是可以准备的。当然很多问题也是想象不到。”记者问她,所谓想象不到的问题,是否关乎床戏的部分,倪妮摇头之余又不愿细说到底哪些问题让她觉得难应付。

事实上11日“解禁前”,倪妮本人对于“玉墨”这个角色的阐释,只能透过那篇《我和贝尔“演床戏”》来了解,恰恰是这篇文章让她引来露面前最大争议,关于文笔和未曝光的床戏都成了网友戏谑的对象。

几天采访过程中,倪妮在不同场合都要谈一谈“我和贝尔演床戏”这件事,被问到是否觉得媒体难应付时,倪妮说自己很清楚新人的身份,并不期待一开始就能做到滴水不漏。“作为一个新人,在媒体面前表现得不露痕迹,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我唯一原则,就是做最真实的自己,不管什么时候,不要犯原则错误就可以了。而且观众看完电影给出一致好评,我觉得就够了。”

倪妮说几天密集访问对自己也是种锻炼和成长,“也会发生答错问题的事情,我当下会懊恼,事后想一想,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是普通人,第一次面对媒体,心里不免紧张,有时候大脑也会突然空白。我跟自己说,这个问题答错了,以后就知道用更合适的语言去回答。”

话虽如此,对比张艺谋去年捧出的周冬雨,今年23岁的倪妮应对媒体的表现可圈可点,有些回答更是给人世故的感觉,全无新人的羞涩之感。对于这种评价,倪妮说:“跟性格有关系吧,我平时说话就不属于想到什么说什么的人,总觉得要照顾到别人的感受,为对方着想,而不是只是顾着自己一味的说。”倪妮解释这还跟自己大学读的语言传播专业有关,“主持人很习惯把话说圆了,话题掉了也会捡起来。”

[当初玉墨]

第一次大银幕演出:每一场都可以再好一点

《金陵十三钗》15日下午开始点映,比其他女孩幸运的是,倪妮在北美提前看了电影。第一次在大银幕看到自己扮演的角色,倪妮说:“自己看自己,首先感觉很奇怪,然后诸多挑剔,这个地方再多给点情绪就好了。可能演的时候没想太多,但看电影时比较理性,有种审视的感觉。也许是我对自我要求高,比较完美吧。”对于“玉墨”经历的一切,倪妮说每看一次电影,就会起鸡皮疙瘩,“想到那些电影画面,感觉很难过很揪心。但我不会长时间出不了戏。只要不跟我谈,不给我看这些画面,就不会有那些难过的情绪。”

《金陵十三钗》试映评价颇高,张艺谋说仍有小遗憾,对此倪妮深有同感,她甚至觉得“玉墨”每一场戏都可以再好一点。记者问她,若有机会重来,最想重演的一场戏时,倪妮立刻说道:“那场坐在楼梯跟贝尔讲身世的戏。那么情绪饱满的戏,我根本哭不出来,拍了好多遍。当时主要因为第一次跟这么大的明星合作,压力大很紧张,还有很多杂念。”

在影片纪念书里,倪妮提笔写下这场重头戏的完成过程,据悉她前一晚就开始酝酿情绪,跟老师对戏时也哭得不行,没想到实拍后一遍又一遍,她硬是哭不出来,望着拍完戏留下来给自己搭戏的贝尔,一直不断鼓励的张艺谋,倪妮更慌张了,直至生活老师一番话,才找到释放情绪的出口。“朱老师当时弯腰在我耳边说,‘倪妮你看,所有人都在等你,你觉得自己委屈吗?别人都认为你不行,你难道只有这点能力?’霎时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情绪自然而然流露,那一条一遍就过了。”

倪妮说,目前最想做的是回南京跟家人一起看电影。“我今天还收到家人的短信,说我奶奶要去电影院看《十三钗》,我好感动,她一辈子都没进过电影院,这次为了我……哎,我好想回南京,跟家里人一起去电影院分享头一次演电影的喜悦。”

第一次跟名导名角合作:每一次错他们都陪我重来

倪妮确定出演“玉墨”,是去年11月定下来的。距离2009年副导演第一次说“见一面”整整过去1年多,尽管中间的寒暑假都飞到北京接受剧组培训,在这中间倪妮一直很忐忑。“我本身不是表演专业,也从来没想过当演员,被选上纯属意外。见完副导演之后很长时间才见到导演,之后又音讯全无。你问我为什么选得上?我只能说巧合。”不想当演员为何去参加甄选?”倪妮说道:“人家都打电话(来问),我觉得试一试也没有坏处。”

对于第一次和张艺谋见面的情景,倪妮说印象深刻:“见到导演那一刻,我觉得怎么和想象中不一样?我以为他是那种很严肃不会笑的人,那次见面他特别亲切,第一句话就说‘外面冷不冷,进来坐吧,里面暖和’,很快就感觉距离缩小了。”

近年张艺谋俨然娱乐圈新鲜血液的输送者,从他电影里成长起来的周冬雨、窦骁、章子怡等人成了电影圈抢手明星,倪妮演绎的“玉墨”也获得媒体高度评价。她说第一次演戏有这么好口碑,必须感谢导演。“ng的时候,他总是走到我的面前轻声说刚演的挺好,还可以再来一条。他知道我们是新人,有些地方做不出来,哭不出来的时候他会很耐心的跟我解释,为什么要哭。再哭不出来,他也不急,总叫我不要有心里负担,还说哪怕是贝尔搭戏,你(演)不行,他也得陪着你一遍又一遍的来。他就像特别慈祥的父亲一样,在耐心教导我们这帮演员。”

夸完张艺谋,倪妮还提到贝尔对自己的帮助。“其实这部戏我能演成这样,很多时候是因为贝尔教了我很多东西,从演戏方面到如何思考人物的角色。我很喜欢那场约翰一边给玉墨化妆,一边讲述自己女儿去世的部分,当我听见他说他的女儿,看见他的眼泪,我完全被他感染了,觉得自己就是故事中的人物,就是玉墨。事后我问他怎么会演得这么好,是不是想到自己的女儿,他说不是,‘我只是把自己想象成约翰这个人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真正把自己融入进去,而不是通过想一些发生在我贝尔身上的事情来辅助入戏。”倪妮说,跟贝尔演对手戏时感觉到这位大牌的贴心,“当我的台词说得不够准确时,他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而是通过末末姐(张艺谋女儿)告诉导演,再让导演跟我说。贝尔很尊重一起合作的演员,也没有大牌架子。”

电影中,“玉墨”这位秦淮河烟花女子风情万种,旗袍裹身的倪妮走路时如水蛇般的扭动甚是性感,问她如何修炼的,她说培训很重要。“集训那几月,我们要穿着旗袍走、跑、跳,还要学书法、弹琵琶、打麻将。可能有些技艺根本不会在镜头里出现,老师说学习是为了抓到那个年代女人的神态举止。”

湖北钼矿选矿设备

石家庄灶具厂家批发

福建伸缩门电机

广州货物提升机

相关阅读